以孙杨听证会为视角浅谈律师封闭式发问的技巧

办案律师/作者: 李泽民杨天意 来源:金牙大状律师网 日期 : 2020-03-23


李泽民:广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经济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传销犯罪案件首席辩护律师

杨天意:金融犯罪案件有效辩护、广强律师事务所金融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研究员

2月28日17时,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公布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和国际泳联案听证会”的裁决书,孙杨被禁赛八年,孙杨及其律师团队表示不服裁决,将提起上诉。这一新闻在近段时间一直为国人所关注,笔者作为法律人同样关注这一热点事件。但从一名刑辩律师的角度,笔者关注的视角却不仅仅局限于事件本身,更关注的是其中的法律元素。

从听证会的视频来看,WADA首席律师理查德·杨对孙杨一方五位证人的询问,让我们真正地领略了英美法系的“cross-examination”(交叉询问)。理查德·杨在发问过程中严密的逻辑以及封闭式的发问方式,成为了WADA的胜诉不可或缺的加分项。而笔者所关注的,也正是这种封闭式的发问方式。

何为“封闭式发问方式”?

笔者认为,封闭式发问与开放式发问是相对的。开放式发问,询问者的提问往往不会预设固定的答案,而被询问者的回答也不受限制,可能会给出完全超出预判的回答。封闭式发问则不同,封闭式发问通常会预设答案让被询问者选择,被询问者并不具有过多的自我发挥的空间。最简单的封闭式发问,便是在设置问题后要求被询问者回答“是”或“不是”。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封闭式发问仅限于此。封闭式发问作为交叉询问中常用的发问方式,其中蕴含着许多技巧。

技巧一:封闭设问,在限缩的范围内确认事实

封闭式发问更像一个程序逻辑,发问者预设一个事实或情形由被询问者在封闭的范围内确认,如果“YES”,则这一事实得以确认,如果“NO”,则可能引发否定项与确认事实之间的矛盾,也就是产生了“BUG”,从而动摇证据的可信度。从视频来看,理查德·杨的发问多属于这种方式。

例如,在理查德·杨对陈浩(中国游泳队副领队)的询问中:

理查德·杨:在之前的证言中提到,你会给队员做反兴奋剂教育对吗?

陈浩:是的。

理查德·杨:你在当时和检查官通电话了是吗?

陈浩:是的。

理查德·杨:当时你和检查官说要有资质和授权才是有效的检查是吗?

陈浩:是的。

理查德·杨:这个兴奋剂检查官有IDTM的证明,是吗?

陈浩:是的。与我通电话的主检查官有资质证书,但是陪同的血检官只有护士证,尿检官只有身份证。

理查德·杨:我只是确认,你当时跟主检察官在电话中说,要么提供检查官资质证书,要么是国际泳联的授权书,二者提供一个,是吗?

陈浩:是的。

这些事实其实都很明确,在之前发表的声明或提交的材料中都有体现,询问者这种发问方式其实并没有给被询问人任何的回答空间,其只能通过回答“是的”再次确认事实。但这一次的发问实际上是为了后面的发问做铺垫。

技巧二:步步紧逼,寻找与事实背离的逻辑错漏

我们先来继续看上面理查德·杨对陈浩的询问:

理查德·杨:那么这个兴奋剂检查官是有证明的对吗?

陈浩:我要说明一下……

理查德·杨:我的问题是。你知不知道他有IDTM的资质?

陈浩:是的,我知道。

理查德·杨:你是不是更正了兴奋剂检查官的用词,不应该用“拒检”这个词?

陈浩:是的。

理查德·杨:你当时在电话中是不是说,如果检查官坚持用“拒检”的话,会遭到解雇?

陈浩:不是这个意思。

理查德·杨:但你在证词中是这样讲的,是吗?

   陈浩:翻译是有失误的。我是举个例子说中国有个人用了“拒检”这个词被解雇了。

在这里,陈浩在发问中已经出现了BUG。首先,关于检查官是否具有IDTM资质的问题,一直是本次听证的争议焦点。从孙杨个人的陈述来看,孙杨团队是坚持认为检查人员没有提供资质所以不同意带走血样。但在此处,陈浩在理查德·杨的追问下实际上已经承认了检查官是有资质的。其次,在理查德·杨的设问下,通过陈浩的回复隐晦地表明了,孙杨方面可能存在威胁检查官的情况。这一问题虽然没有明确地指出,但从回复中其实已经有答案了。

从这一段的问答我们可以看出,在封闭式发问中,每一个设问都是层层推进的,通过设问逐步“蚕食”被询问人的答辩空间,直至其被逼入死角,露出破绽,而询问者也借此获得想要的发问效果,并动摇证人证言的可信度。

技巧三:强势控场,拒绝开放式回答

在孙杨的听证会中,孙杨的母亲作为证人之一,在听证会的表现却被多数网友认为起到了“反效果”。从理查德·杨对孙杨母亲的发问来看,之所以会出现这一现象,是因为理查德·杨在发问过程强势控场。对于并没有经历过这种发问方式的孙母来说,自然会错漏百出:

理查德·杨:你在之前的证词中说兴奋剂主检官在最开始的时候允许孙杨独自一个人去卫生间,是这样吗?

   孙杨母亲:是的,我解释一下,在当晚12点10分左右,我打电话给了游泳队的领队陈浩,让陈浩跟主检官通话。

理查德·杨:我的问题是……

孙杨母亲:我还没说完,我想把当时的情况说一下……

理查德·杨:你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让你澄清,兴奋剂主检官在最开始的时候允许孙杨独自一个人去卫生间?

孙杨母亲:是的,但是……

理查德·杨:后来主检官又改变主意不让孙杨独自一个人去卫生间是吗?

孙杨母亲:因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所以我想把当时的细节叙述一遍。

理查德·杨:你的律师会给你机会,现在你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当时是不是孙杨一个人从卫生间出来,这个时候主检官开始对孙杨的行为提出反对,你就开始阻止孙杨不要再一个人去卫生间了,是这样吗?

从这段发问可以看出,理查德·杨对孙杨母亲的发问一开始就进入了这样一种强势的状态,且纵观整个发问过程,几乎都是律师在控场,没有给孙杨母亲任何“自由发挥”的空间。

在封闭式发问中,发问者的控场能力显得尤为重要。如果不能牢牢控制住问答的节奏,而是被被询问人将问题引向其自己的“开放式”思维中,则很可能导致核心问题还未抛出,询问的时间就已经到了。

综上,笔者认为,虽然我国在大陆法系“职权主义”诉讼模式的影响下,难以像英美法系那样普遍适用交叉询问,但封闭式发问作为一种发问技巧还是非常值得我们借鉴、学习和研究的。

以上内容系广强律师事务所经济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李泽民律师、研究员杨天意根据办案经验并结合刑法理论整理、归纳,并对相关问题的分析。笔者将继续撰文对此类问题进行深入研究,欢迎广大读者持续关注及探讨。


阅读量:254 PC版链接 移动版链接

李泽民

经济犯罪案件辩护律师
证件号:14401201510339834
紧急刑事案件咨询可直接加广强律师事务所案管专员手机:13503015895)
如情况紧急,请直接致电:13503015895 电话:020-37812500

杨天意

金融犯罪案件有效辩护
证件号:14401202010199639
紧急刑事案件咨询可直接加广强律师事务所案管专员手机:13503015895)
如情况紧急,请直接致电:13503015895 电话:020-37812500